主页 > 休闲娱乐 > 热点视频 > 正文

女婴坠楼事件已立案 知情人透露已是第二次坠楼

[作者:tmhs]
2020-12-09 15:16

  11月30日,河北石家庄,一名4个月大女婴从5楼坠落被快递员救出!那么,女婴坠楼事件已立案!知情人透露已是第二次坠楼!一起来了解一下吧!

  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友谊街道办事处今天通报,11月30日中午,石家庄市桥西区某小区女婴坠落事件发生后,当日下午即由所辖友谊街道办事处牵头成立专班,每日到其家中看望,督促治疗,并全力以赴开展救治。

  因女婴父亲拒绝治疗,专班工作人员分别于12月2日和12月5日带着女婴到医院检查治疗,后均被其父亲带回家中。

  经工作人员反复做工作,于12月4日下午14时将其母魏某送往精神疾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;于12月7日晚22时将女婴送往儿童医院住院治疗,目前女婴生命体征平稳。公安机关已经立案,按程序对魏某开展精神疾病司法鉴定。相关部门已经启动社会救助程序。

女婴坠楼事件已立案!知情人透露已是第二次坠楼

  邻居称坠楼女婴已是二次坠楼

  12月6日,河北石家庄。4个月女婴从5楼坠落受伤,父亲拒绝接受治疗带孩子回家静养。附近邻居回忆,这个女婴在刚出生没几天的时候曾坠楼一次,这次是第二次坠楼。女婴父亲称,孩子第一次坠楼啥事也没有,还说人活着就是来受苦的。             12月8日,民政局工作人员表示,正在对女婴实行临时救助,孩子已经再次送往医院治疗。根据孩子病情给予相应的补助,原则上不超过12个月低保标准,低保标准为766,大概9000多元。如有特殊情况,可加大力度。

 

  坠楼女婴最新伤情

  据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当日出具的一份检查申请单显示,年龄为3个月29天,症状为“反应差、哭声微弱、双眼上斜、呕吐一次、四肢末梢发凉”,临床诊断为“颅内出血、休克”。但孩子父亲拒绝住院治疗,坚持把孩子带回家。

女婴坠楼事件已立案!知情人透露已是第二次坠楼

  对此,网友们有什么想说的呢?

  网友1:这个时候不剥夺抚养权等啥时候啊,这男的就是个神经病,根本没有抚养孩子的能力,再晚孩子就该让他给弄死了!

  网友2:刚出生没几天孩子怎么坠楼的啊,这明显是不想要孩子啦。

  网友3:本来大人看护失职,父亲还拒绝救治,这还能称为父母吗?

  网友4:这就是故意杀人啊!不能因为孩子只有四个月不会说话就替她做决定,判他爸无罪,还把她接着送回去让她等着被害死啊!

  网友5:父母已经不适合继续抚养了!

  网友6: 这孩子真倒霉,生在这么个变态家庭…

  黄奕张歆艺愿资助四个月坠楼女婴

  著名女星黄奕发微博称:

  我一直以为,每个小生命的到来,都是上天送给父母的礼物。当小天使来到这个世界,父母就应该对她的生命负责。作为母亲,我总想把世上最好的东西留给孩子。今天看到这个只有四个月的小女孩的遭遇,真的很难过。我想不到此刻这样一个小小的身体里正在承受着什么,如果她会表达,还有多少难受想说出口。我愿意出资助她恢复健康,希望能为她尽一份绵薄之力。请联系我。

  随后,同样也是辣妈的张歆艺也转发该微博:

  “同是妈妈的我特别支持你!加上我一个!联系上了以后,微信我!”

女婴坠楼事件已立案!知情人透露已是第二次坠楼

 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,我们也需要等待警方的进一步调查,我们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出面帮助一下这位可怜的女婴,让她能得到有效的救助!

       坠楼女婴或有后遗症 其父重男轻女

  12月8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了女婴家中。其父郑某此前曾对媒体表示,不想让女婴住院,因为医院细菌太集中,家里环境会好很多。但记者看到,郑某家中的卫生坏境十分糟糕,卧室里堆满了杂物,地面污迹斑斑,有厚厚的一层污垢,瓜子皮满地都是。厨房和灶台上都有厚厚的黑色油污,散发着刺鼻的气味。屋里不少小飞虫和苍蝇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女婴睡觉的地方是一张小沙发床,外包的红色皮面已经脱落的差不多,破旧的布面外露着,有很多黑色的污垢。女婴在家喝的奶粉没有封盖,杂乱地摆在地上。

  女婴母亲精神异常,频繁高空抛物,有暴力行为

  新京报记者走访了解到,女婴之母魏某平时存在精神异常状况。一楼租户岳宁说,他们家是今年10月1日搬来的,因为魏某经常从五楼往下扔东西,房东11月份在小院上方安装了防护网。

  岳宁的姑姑也表示,他们搬来的这两个多月里,魏某隔三岔五就往下扔东西,“书、辣椒酱、洗衣液,什么都有。”周清也证实,魏某会往外扔书、衣服、脸盆,连家里户口本都扔下来过。

  周清回忆,郑某魏某夫妻二人是四五年前搬来小区的,二人刚搬过来时,魏某看起来就不太正常,很怕人,“你去她家里,她特别有自我保护意识,也不正眼看你,一副羞羞答答的害怕样子。”

  但魏某那时候还比较老实,“后来越来越凶,发疯时歇斯底里,大喊大闹,凿地板,不分昼夜,就是拆楼的那个动静。我都怕这个楼板被她砸透了。”周清说,有一次,魏某曾经拿刀把楼道的扶手凿得面目全非。

  根据小区多位居民的讲述,魏某发病时还带有攻击性,典型症状就是到处打人,“没有招惹她,打得都是弱势群体,妇女和老人。”

  有居民看到过魏某在小区里走,路上遇到行人,“见一个踹一个”。“犯病的时候眼睛瞪着人,看着都害怕,打人不知轻重。”不少住户表示,平时见到魏某不敢说话,会刻意躲避。

  一位住户回忆,去年自己家的保姆与魏某擦肩而过时,无缘无故被魏某推倒,脑袋磕到了石头上。她去找郑家理论,最后郑家赔了保姆两千元。

  据邻居们回忆,此前街道办、社区等多次来给郑某做过工作,劝说他将魏某送去医院治疗,然而他拒不配合。有一次街道办好不容易把魏某送进了医院,结果上午送进去,下午郑某就把魏某领了回来。

  对此,郑某向新京报记者解释,妻子比较脆弱,“多劳动就不会得抑郁”。他说妻子原先去过精神病院,但是治疗效果不理想,还不如在家里“吃好喝好睡好,自然就不得病。药补不如食补,食补不如睡补,睡补不如精神补。”

  郑某向记者表示,自己没工作,魏某病退的一个月4000多的退休工资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。

  据通报,魏某已于 12月4日下午被送往精神疾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;公安机关已经立案,按程序对魏某开展精神疾病司法鉴定。相关部门已启动社会救助程序。

  女婴父母还育有一女,父亲直言重男轻女
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除了刚出生4个月的女婴,郑某和魏某二人还生育过一个大女儿。郑某表示,大女儿今年8岁,在县城跟爷爷一起生活。

  邻居们回忆,大女儿之前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,两年前奶奶去世后,郑某将女儿接到了身边,但没几天就被孩子姑姑接走了。

  多位邻居都提到,在大女儿和父母短暂同居的几天里,一天半夜三点多,大女儿一个人跑到小区的保安室外睡觉,称“我妈犯病吵得我睡不了。”

  对于大女儿上述半夜离家的情形,郑某表示,“魏某觉得多个人一起生活很别扭,不愿意小孩儿在家待着,就把大女儿撵出去了。”

  周清记得,郑某跟她说过,自己此前有个儿子,但6个月的时候就夭折了。郑某向新京报记者承认了此事,但不愿意多讲。

  不过,他直言不讳地表达了自己重男轻女的想法,“有闺女和有小子,那感觉根本不一样。”

  他形容,“有闺女是很平淡的感觉,但是有儿子立马就精神了,说话很有底气,因为有后了。”他表示,“很多老祖宗的技术都传男不传女,因为孩子跟的是别人的姓。”“你即使把闺女当儿子养,把全部心愿都寄托在闺女身上,到时候闺女嫁出去,你付出越多越伤心。多难受啊,是不是?”

  12月8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从河北省妇女联合会儿童部获悉,坠楼女婴的监护权问题正在走相关程序,相关部门将依法依规商讨其父是否还具有监护权。

  以上就是关于女婴坠楼事件已立案!知情人透露已是第二次坠楼的有关内容介绍了!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!

  推荐阅读:揭秘住在5元旅店的女人们!她们说出背后心酸故事!

  推荐阅读:女婴坠楼受伤父亲拒绝治疗!邻居说出背后内幕!

猜你喜欢

编辑推荐

相关内容

推荐阅读

展开更多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