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休闲娱乐 > 动漫小说 > 正文

布衣官途小说全集 官场小说排行榜精选

[作者:雷耳效]
2021-01-20 10:31
狂看书坊

  “凭什么最佳新人奖的推荐名额给了宋有成?”

  临山县第一人民医院,身穿白大褂的周扬,在主任办公室里,情绪激动地质问着科室主任候景龙。

  他之所以如此失态,实在是心有不甘,接受不了十几分钟前开会,宣布的结果。

  最佳新人奖是院级大奖,对入职不久的实习医生转正有很大帮助。

  入职两年,因为学历不高,家里又没钱没势打点关系,以至于周扬迟迟未能转正,领着微薄的薪资待遇,勉强糊口。

  “这次机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其他科室的新人方方面面都比不过我,拿奖根本不是问题。侯主任,你为什么要选择刚来几个月的宋有成?论资历,论能力,论平时表现,论……”

  “行了。”话没说完,被候景龙打断,不耐烦道:“你本科毕业,人家小宋是留学生,你那半吊子水平,怎么和人家比?”

  周扬气得直咬牙,反问道:“宋有成除了名头响亮,其他哪点比我强?他的医术你不是不知道,用‘徒有虚名’四个字来形容,简直再合适不过了!”

  听他直言的冲撞,候景龙一样压抑不住火气,怒道:“小宋的伯父是临山县副县长宋为民,够了没有?他发话,别说是我,哪怕院长也得乖乖照办!”

  “终于说出实情了,你们巴结领导,甘心做狗,却拿我当牺牲品!”周扬露出不屑的冷笑,如今他没什么好顾虑的了。

  “你!”候景龙大怒,拍桌子道:“怎么说话呢?到处传播罗副县长的私事,搞得许多院领导都知道了,是不是你干的?”

  “罗副县长?县政府的另一位副县长,罗志良?”周扬愣住了,自己确实知道罗志良的小道消息,可是没往外说呀,侯主任是怎么知道的?

  见周扬不说话,气势弱了几分,候景龙趁机反客为主,铁青着脸说道:

  “提到这件事情,我还没来得及找你呢。如果事情继续发酵,你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吗?不光是你,我们整个医院都要受到牵连!”

  周扬顺嘴接道:“是你怕受牵连吧!”

  “滚,你给我滚!”虚伪的嘴脸数次被拆穿,候景龙最终忍无可忍了,憋得满脸通红,站起来指着门外,怒喝道:“周扬,从现在开始,你被医院开除了,永远别让我看见你!”

  周扬气的够呛,愤愤的跑出主任办公室,他的拳头死死攥紧,脸上表情明显写着‘不服气’三个字。

  他感觉很窝囊,同批不少实习医生已经转正了,只有他自己,时常遭受议论,被人指指点点。

  比拼本事,因为医术不行落败倒也认了,因为家境、人脉拼不过而被踩在脚下,甚至丢了工作,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儿啊?

  周扬打算去对面超市,买两瓶酒消解一下内心的愁云,直穿马路,走着走着,心里又生出了一股怒气。

  “哼,说那么多,归根结底,不就是一个‘权’字吗?假如我有权有势,倚靠大树,谁敢动我的名额?谁敢不让我转正?

  马来隔壁的,怕是姓候的势利眼、老杂毛,巴结还来不及呢!”

  “嘟!”突然,身旁响起了尖锐的鸣笛声,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和路人的惊呼声,一并传入周扬的耳朵。

  他下意识地扭头,蓦地瞪大眼睛,只见一辆刹不住的货车疾速向自己驶来!

  这么近的距离,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……

  “砰!”惨绝人寰的一声闷响后,周扬的世界一瞬间安静下来。

  骨头仿佛全部折断,血液好像流干了,痛觉仅有片刻,紧接着是无休无止的麻木。

  眼前寂静的景象,从色彩缤纷到一片血红,很快陷入黑暗。

  一生中每一个重要的场景飞快划过,直到今早的会议,他能看见宣布候选人名字时,自己失落的表情。

  会议结束的画面播放完毕,周扬的生命也来到终点,彻底被黑暗包围,失去意识的同时,他在心底歇斯底里咆哮。

  “我的一生就这样草草收场了吗?我还没有成为人上人,还没有大权在握,叫那些欺软怕硬的人后悔,不,不行,我不甘……”

  “我不甘心!”周扬趴在桌子上,大喊一声,猛地坐起。他两眼圆睁,已是满头的汗水。

  揉揉眼睛,看清楚四周的环境后,他感觉有些难以置信:“这是……我的诊室?什么情况,我不是死了吗?难道灵魂出窍,下地狱之前回来看看工作环境?”

  “靠,我的灵魂太没出息了吧,被人赶走,还好意思腆着脸回来?”

  但是用力掐了一下大腿,痛得直咧嘴,又让他相信,自己是一个好端端的活人。

  检查身体上下所有的零件,发现完好无损,周扬一阵错愕:“莫非我一直在做梦?不对,刚才那种感觉太真实了,绝非梦境。”

  “唉?今天怎么是十二月六号,宣布候选人名额的会议和我的死期,不应该是十二月七号吗?”

  桌子上摆放显眼的日历,让他陷入深深的疑惑。

  “他娘的,邪门了,今天怎么会是昨天?是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,还是说老天爷看我死得不过瘾,特意安排我回来,明天再死一遍?”

  “啪!”他一拍脑门,骂道:“说什么丧气话,明天不过那条马路不就行了?不管咋说,我浴-火重生了。能够再体验一下人世的繁华,这一世,小爷一定要活得潇潇洒洒!”

  翻看手机和出诊记录等有迹可循的事物,又出门分别问了四五位关系不错的小护士,周扬确定了今天的确是十二月六号,是开会的前一天。

  他一阵懊恼,怎么没记明天的彩票开奖号码……

  既然已经回到了过去,带着为期一天预知未来的能力,周扬陷入了沉思,是不是该用这种能力做点什么,提前挽回败局?

  然而思来想去,他极度无语地发现,竞争对手宋有成背景太强,自己明知结果,却好像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  被黑幕暗算、丢掉转正最好的机会,事后即使控制住脾气,忍气吞声,照样会被排挤、针对。

  烦心了一阵子,他又想起了‘生前’,候景龙对他说过的另外一段话,自己泄露了县领导的秘密?

  皱着眉头,周扬拿起诊断记录,挨个儿查看上面的名字,再看一眼手表,顿时打了个激灵:“快下午五点半了,她,是不是该来了?”

  没让周扬等太久,时间不大,敲门声准时响起:“请问周医生在吗,我挂了你的号。”

  说话间,没有上锁的门打开了,走进来一名美艳动人的年轻女子,一头长长的波浪卷发,慵懒的披在肩头。

  上半身皮草华贵,却遮不住姣好的身材,她双腿修长,套了一双过膝的长筒高跟鞋,走起路来,臀摇胸颤,颇具风情。

  眼角打量着她,即使第二次看到,周扬依然忍不住吞咽口水,简直太美了,谁要是能睡到她,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……

  不过作为数量稀少的妇科男医生,他喜好美女之余,职业素养还是很强的。很快压抑住身体和内心的躁动,清清嗓子,说道:“病历给我看看。”

  年轻女孩本来看见妇科里坐着男医生,有些难为情,想要退出去,但是看见周扬那标志性的和煦假笑,她又打消了念头。

  自己是来看病的,哪有那么多讲究?而且,感觉眼前这位医生人挺不错的……

  接过病历,周扬打眼一瞧,又随手放下,因为上面的信息他已经掌握了。陈玉婷,女,二十五岁,未婚。

  他甚至还知道诊断的结果,可对患者来说是初次见面,检查的流程必须按部就班的来,更何况,他也挺想再观赏一番美女双腿醉人的风景……

  陈玉婷不好意思的道:“生理期快两个月没来了,请医生你检查一下,我究竟得了什么病。”

  “导致生理期推迟的情况有很多,具体如何,需要初步的诊断才能定论。”

  周扬锁好门,一边戴上无菌手套,一边指着病床,说道:“脱下一条裤腿,躺床上,我看看。”

  陈玉婷算是观念比较开放的女孩了,略微犹豫后,低头脱下长筒靴和紧身裤,羞赧地分开双腿,躺到病床上。

  周扬打开照灯,一步步靠近,并拢食指中指,使用专业的手法进行检查。

  由于提前知道患者没有妇科疾病,例行公事探测几下后,他手指便不安分起来了,停留的时间,也比平时要长。

  “医生,怎、怎么样?”感受到下面异样的刺激,陈玉婷紧张的询问道。

  由于患者的紧张,体内偶有收缩,周扬能够感受到温热和压迫,下意识回答:“很紧……”

  “咳咳,不对。”意识到说错话,他急忙抽出手,示意陈玉婷可以起来,转移话题道:“经过初步诊断,你没有患病。”

  “啊,那是为什么?到了日子,该来的没有来!”陈玉婷提上裤子,脸蛋红扑扑的。听闻自己没病,非但不开心,反而眉眼间的忧虑更重了。

  有上一世的经历,周扬知道一些事情,轻叹道:“你那里干净无异味,色泽正常,确实没有问题。不过我倒是觉得,你似乎怀孕了。我中西医都精通一些,你过来,给你号脉。”

  坐在桌子上面对面号脉的时候,周扬清楚地看见,陈玉婷小脸一点点变得惨白,身上的温度也降了下来,手腕摸起来光滑柔软,但却冰凉。

  这些,是上一世他所不曾察觉到的。

  装模作样摸了人家手腕半天,他眉头一挑,宣布道:“恭喜你,小姐,是喜脉,你怀孕了!”

  “什么,怎么可能?”陈玉婷一下子站起身,美眸瞪得老大,散发出难以置信的目光。

  “不,不会的,我明明有吃过药!”她喃喃自语,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。

  周扬注视着她,平静说道:“吃药伤身体不说,而且效用极其不稳定,中标的概率很大。其实你察觉到身体有异样的时候,已经想到了可能会怀孕。可是你不想怀孕,所以自欺欺人,来找我检查妇科疾病,对吗?”

  “你!”陈玉婷讶异得说不出话,这个医生,才接触多长时间,他怎么全都猜到了?

  等了一会儿,她情绪缓和下来了,周扬建议道:“陈小姐,你信不过我的话,可以去做个B超。中西结合,有图有真相,那样绝不会出错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片刻间,陈玉婷闪亮亮的大眼睛已然失去了神采,失落地瞥他一眼,答应下来,离开了诊室。

  陈玉婷前脚离开,周扬立马不淡定了,快速起身,像热锅上的蚂蚁开始走来走去。

  他带着记忆重生回到昨天,除了提前知晓自己将会在科室竞选中失败,还会无意中偷听到半个小时后,陈玉婷打给副县长罗志良的电话。

  上一世他无意中偷听,结果没能保守住秘密,悄悄告诉两位要好的同事。至于到底是谁背叛自己,将消息散播给医院领导,他目前尚不太清楚。

  周扬呼吸急促,心脏快跳出嗓子眼儿了。总有种预感,接下来半个小时的那一次通话,至关重要,重要到足够改变他这一世的人生轨迹……

  “权力,我要权力。”突然,他嘴里蹦出这样一句话来。

  上一世之所以惨死,完全是因为无权无势,比不过宋有成的家境,情绪激动的他出门没看车,才酿成大祸。

  坚硬的拳头,被周扬攥得骨节发白,这一世,他不想再次惨死,更不愿继续窝囊的苟活。

 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要用自己的头脑,开创出一番事业。

  医者,悬壶济世,救得了人,救不了自己。除病,却不能改命。

  而拥有权力的人,受人尊敬,能不遭受打压,合理利用手中权力,还能救更多的人。

  当权者,最起码可以体面的活着,不用看人脸色。

  “对了,当官,我要当官,我要做人上人。早晚有一天,候景龙等势利眼,看到我一定要瑟瑟发抖!”周扬嘶吼出声,感受到满腔热血在沸腾。

  他终于明白了此次重生的真谛,不是让他再经历一次失败的痛苦,接着受人排挤。上天给他机会,是要他勇敢踏出第一步,主动改变命运!

  “既然宋有成作为妇科最佳新人奖候选人的事情,已成定局,那我干脆反其道而行之,不要什么劳什子新人奖,连这处处充斥着不公的、迟早会开除我的破医院,小爷干脆也不待了。”

  周扬咬牙,发狠道:“我要去前途更加广阔的官场去历练,博一世功名,哪怕前方艰难险阻,我亦在所不惜……假如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,那我重活一世,又有什么用!”

  反其道而行?可能成功?

  官场历练?一切会顺利?

  重活一世?命运会有何改变?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即可继续阅读,还有更多好文等你“翻牌”!

狂看书坊

猜你喜欢

编辑推荐

相关内容

推荐阅读

展开更多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