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休闲娱乐 > 动漫小说 > 正文

天下为聘爱妃快跟朕回家 精彩宫斗言情小说

[作者:adype]
2020-12-08 10:59

 查查吧

  “林夕,你就是下贱的命,你说你偷什么不好,非要偷我的簪子,你可知这簪子是皇后娘娘赏赐的!”

  “我没有偷!我是被冤枉的!”林夕被打得浑身是伤,嘴里还流着血。

  她也不知林寒烟的簪子为何在她房间里面,可是她真的没有拿。

  “大姐,我看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这鞭子打得还不够!”林珊珊在一旁怂恿。

  林夕与林珊珊都是庶女,林珊珊不敢动手,可是林寒烟敢,她是嫡女。

  像林夕这样卑微的人,打死了,父亲也不会过问的。

  “你说得对,看来还没有尝够我的鞭子!本小姐今日就替你娘好好教训你个不要脸的下作东西。”

  林寒烟手中挥舞着鞭子,便狠狠地落在了林夕身上,啪啪啪的声音传来,林夕皮开肉绽,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好的。

  这还不解恨,她走过去,踩住了林夕的手指,重重地碾压,林夕发出一阵惨叫声音。

  十指连心,她感觉自己的手指快断掉了,林寒烟真是太狠了。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,我冤枉……”林夕还在求饶,泪流不止。

  “就你这下贱的样子,本小姐见了真恶心,脏了本小姐的鞋子。”

  林珊珊见状,赶紧献计,“大姐,既然脏了您的鞋子,不如让她给您舔干净如何?”

  林寒烟露出了一抹恶毒的笑,“还是你能想到好主意。”

  于是,林寒烟命人抓住林夕,按着她的头,逼着她去舔林寒烟的鞋子。

  “贱种,舔干净啊!若是不将鞋子给舔干净了,我就割了你的舌头,让你永远说不出话,哈哈哈!”林寒烟十分开心地笑了。

  林夕的脸,被下人按住,紧紧贴着林寒烟的鞋子。

  “舔!快给大小姐舔干净!快啊!”下人们也格外开心。

  呕——

  林寒烟非但没有舔,反倒是呕了一口血在林寒烟的鞋子上。

  “啊!我的鞋子!你这贱人!”林寒烟顿时就炸掉了,如此污秽恶心的东西,让她这个爱干净的大小姐如何接受。

  充满愤怒的林寒烟,狠狠地抽了林夕几鞭子,打得她皮开肉绽的,鲜血四溅,林珊珊都忍不住用手挡住了脸,生怕溅到自己的脸上。

  打了鞭子还不解恨,林寒烟一脚将林夕给踹开。

  林夕又呕了一口血,一头栽在地上,不省人事了。

  “大姐姐,她……她死了吗?”林珊珊惊讶地问。

  “你去看看。”林寒烟指使她。

  林珊珊伸手试探了一下,震惊地望着林寒烟,“大姐姐,她……她死了!”

  林寒烟抱着双手,不屑地一笑,“死了便死了吧!找个人拖出去埋了。”

  月黑风高的夜,黑漆漆的树林里,有两个仆人正在挖坑,企图将林夕给埋了。

  “四小姐啊,你别怨我们,你可不是我们害的,冤有头债有主,我们也是听命行事罢了。”

  这时,一阵狂风袭来,地上的尘土和树叶都被卷起来了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  “有鬼啊!”那两个仆人尖叫了一声,赶紧扔下铁锹逃走了,林夕的尸体才掩埋了一半。

  林夕的脸上,全是伤痕,看上去好像已经死了。

  一袭雪白的衣袍出现在树林里面,目光凝视地上被掩埋的人。

  ……

  林夕醒来时,发现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面,身边还时不时传来悲泣的声音。

  “小姐,你可不要死啊,你死了,小陶怎么办啊……呜呜!”

  “喂,你别哭了。”林夕喃喃开口。

  叫小陶的丫头吃了一惊,抬头看见林夕睁着眼睛正望着她,高兴坏了,“小姐,你昏迷了好几天,终于醒了!”

  林夕刚想询问这是哪里,为何眼前的人穿着古人的衣服,这时,身体里面好像注入了一股电流,让她整个人颤抖了一下。

  脑子里面,忽然多了一些东西,都是这个世界的信息,以及身体主人的事情。

  她……她穿越了!

  她堂堂的二十一世界金牌特工,她居然穿越了,灵魂来到这样一个大陆。

  这大将军府里面,林夕的母亲只是一个姨娘,又不受宠,林夕被诬陷偷了林寒烟的簪子,就被毒打了一顿,以为她没气了,便命人将她抬了出去,想随便找个地方将她掩埋了。

  正在这时,林夕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,听起来好像很热闹的样子。

  “小陶,外面发生了何事?”

  小陶过来,沮丧着一张脸,非常不情愿地说道:“小姐,今年武举二少爷一举夺冠,被皇上亲封为武状元,现在大家都来慕府祝贺呢。”

  这二少爷林廷枫也就是何姨娘的儿子,大将军林震凌娶了三房女人,原配叶氏只有一女,就是毒打她的林寒烟,大夫人没有儿子,这何姨娘生的儿子自然就成了林震凌的希望。

  他不过才十六岁而已,年纪轻轻就拿下了武举状元,京城的人都说他是个奇才。

  加上林家在朝中举足轻重,巴结的人自然很多,今日的慕府,很是热闹。

  “小姐,您别伤心了,咱们还是好好的呆在自己的院子吧!”小陶安慰。

  “伤心?你哪里看出来我伤心了?”林夕感觉有几分好笑。

  林廷枫拿到了武状元,她有什么好伤心的,再说了,不过就是一个武状元而已,还不知道有几斤几两呢。

  林廷枫来跟她对垒,说不定还打不过她。

  “林夕,你给我出来!林夕!”听这气势,好像是来寻仇了!

  小陶吓得抖了抖,“糟了,是大小姐来了!一定是她知道了小姐已经醒了。”

  林寒烟挥着鞭子走了进来,她是嫡女,大夫人叶氏所出,在府中仗着嫡女的身份,不把别人放在眼里。

  “林夕,听说你醒了!”林寒烟像是吃了炸药一样。

  “原来是大姐姐来了,不知大姐姐找我有何事?”林夕目光冷冽地盯着她,没有了以前的惧怕。

  “林夕,我现在命令你,去给我好好收拾林廷枫那混蛋!”

  林夕见她暴怒的样子,心中已然明了。

  大房因为没有儿子,风头都被二房抢光了,今日府中所有人都是为了林廷枫来的,这林寒烟自然不痛快了。

  而她成为了林寒烟的出气筒,想要来找她算账。

  “大姐姐,我与二哥哥无冤无仇,为何要去收拾她啊,再说了,二哥哥可是武状元,我可打不过他。”

  “好,既然你打不过,那我就打你!上次给把你给弄死,那是你运气好。”

  林寒烟说完,那鞭子便甩了过来。

  林夕轻轻一闪,便躲过去了,鞭子打在了朽木桌子上面,成了两半。

  林家原本就是武将出身,这府中的小姐会一些武功也不奇怪。

  “你居然敢躲,看我今日不打得你满地找牙!”

  以前的林夕可是不会躲的,因为她想躲也躲不开,在府中就是一个受气包。

  林寒烟见没有打中,挥着鞭子一直追着林夕,又是一鞭打空了。

  林夕露出洁白的牙齿,笑了笑,“大姐姐,你这鞭法可退步了哟!”

  居然敢挑衅她!

  林寒烟彻底被林夕激怒了,目光怨毒得好像要杀死人。

  林夕眸光一闪,从一旁跑过去,直接溜出了门外,往前院跑去了。

  林寒烟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一直追着。

  “我打死你这小贱人!下贱的种!”林寒烟一边打着一边骂着。

  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林夕终于看见前面有人了。

  慕府此时正热闹着,所有的宾客顿时被吸引了,大家看见,林夕像一只小猫,躲避着林寒烟的鞭子。

  大家心目中温柔善良的大小姐,居然拿着鞭子这样打人。

  为了让所有人都同情她,林夕故意挨上了林寒烟的一鞭子,然后在地上打滚。

  “看你往哪儿跑!小贱人!你跑啊!”林寒烟的鞭子正好挥下来。

  一个身影飞了过来,飞快地抓住了她的鞭子。

  “晋……晋王殿下!”林寒烟彻底惊呆了。

  晋王凤景辰便是当今皇后的儿子,也算是她的表哥,他们是有婚约的,将来她要成为晋王妃,而且晋王是太子之位最有希望的人,她将来还有可能是皇后!

  没想到,她这样残暴的一面,被晋王看见了。

  当她冷静下来才发现,自己何时已经到了前院,周围全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。

  “寒烟,你怎么能打人呢!”

  “晋王殿下,我……”

  为首的当家人林震凌顿时也黑了一张脸,旁边的姨娘何氏更是觉得气愤。

  今天可是她儿子大喜的日子,这两个臭丫头居然跑出来捣乱!

  “这不是林家嫡出的小姐吗?怎么会如此残暴?”

  “是啊,听说她还与晋王殿下有婚约,晋王很有可能成为太子,这样的人,将来怎么母仪天下啊!”

  “简直太不懂规矩了,这般放肆。”

  ……

  周围的王公大臣都在窃窃私语,议论这位嫡出的小姐呢。

  叶氏赶紧过去,将林寒烟拉到一边,“你今日是怎么了?居然做出如此丢脸的事情。”

  林夕则是爬到了林震凌的脚下,不断哭诉,“爹爹,大姐姐让我搅乱二哥哥的庆祝宴,我不愿意,她便要打死我,请父亲为我做主啊!”

  一旁的何姨娘听说,差点要跳起来了,“老爷,他们这是安的什么心啊,居然见不得我儿好!”

  林震凌十分震怒,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,如今这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家这档子事情了。

  “来人,将大小姐拉下去关起来,责罚二十鞭。”林震凌为了平息这场风波,只能下令处罚。

  本来是来贺喜的,那些王公大臣个个开始取笑林震凌,让他管理好家中事情,全部都告辞了。

  何姨娘气的要死,她儿子的庆功宴就这样没了?

  所有人都走了,林夕也准备回院子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凤景辰想要去扶她,被她躲开了。

  “多谢太子殿下出手相救!以后有用得着林夕的地方,尽管开口!”林夕非常大气地对他讲,双手做了一个抱拳的姿势。

  凤景辰有片刻的愣怔,她好像……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  之前他听闻,林夕一直很喜欢她,可奈何他与嫡出的林寒烟已经订婚了。

  林夕在他面前,一向都是卑微胆小,跟他说一句话也会脸红的人,怎么现在她却敢直视他的眼睛,毫不畏惧,甚至给人一种潇洒无畏的感觉。

  回到院子,小陶拿出药给林夕擦了擦伤口。

  刚才为了配合演戏,她故意挨上了一鞭子。

  林寒烟想要欺负她,可没那么容易。

  “这大小姐太恶毒了,不过,听说老爷惩罚了大小姐二十鞭呢,刚才小陶都听见大小姐惨叫的声音传来,嘿嘿。”小陶觉得特别解气。

  这府中从来都是林夕吃亏,林寒烟是嫡出,有大夫人护着,林廷枫还有三小姐林珊珊有精明算计的何姨娘护着,而林夕的母亲徐氏不争不抢,她们便没什么地位。

  林夕让小陶把铜镜拿来,看见她脸上脖子上全都是伤痕,啧啧,这原主还真是挺悲惨的。

  不过,长得还挺好看的,一双水汪汪的眼眸,高挺的鼻梁,薄薄的嘴唇,仔细看还带了几分异域风情。

  只是经常吃不好穿不好,又不会打扮,才会将这惊天的美貌给掩盖了。

  “四小姐,老爷让你去前厅。”一个老妈子过来通知林夕,这老妈子是大夫人身边的人。

  “小姐,老爷一定是为了今日的事情,老爷护短,定会责罚小姐……”小陶十分担心。

  “小陶,你放心,我会没事的。”林夕带着淡淡的微笑,那是与生俱来的自信。

  两只漂亮的眸子,似乎在散发着某种光芒,一时之间让小陶看傻了眼,四小姐和以前,的确是不一样了。

  林夕到了前厅,满屋子的人都在盯着她,大夫人叶氏,二姨娘何氏等人。

  尤其是那大夫人,恶毒的目光,似乎要将林夕给剥皮抽骨了!

  因为她自己的女儿林寒烟被打了二十鞭,现在浑身都是伤呢,从小到大,她女儿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。

  “女儿拜见爹爹,大夫人,姨娘。”林夕乖巧地行了一个礼。

  林震凌的脸色很难看,现在京城里面,他慕府简直成了一个笑话。

  “贱蹄子,你明明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,你还往院子里面跑,毁了我儿的庆祝宴,你安的是什么心啊!”何姨娘咬牙切齿地说。

  林寒烟是不对,也被责罚了,可这林夕若不跑出来,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。

  林夕一脸无辜地望着何姨娘,“姨娘,难道我要听了大姐姐的话,毁了二哥哥的宴会不成?”

  林夕成功地挑起了大房和二房之间的仇恨,这何姨娘自然是没有忘记林寒烟安的是什么心。

  立马哭着求着林震凌,“老爷,你看看他们,就是存心的!我儿子哪里招惹了他们啊!”

  大夫人不服气地站了出来,“就算寒烟有错,可她已经受到了惩罚,倒是这贱丫头,一点事儿都没有,这件事情,她也有责任,老爷也应该惩罚她!”

  “大夫人,我也是父亲的女儿,你一直叫我贱丫头,难道你认为父亲也贱吗?再说了,我这身上全都是大姐姐打的,父亲您看,我也是受害者啊!”林夕说着,眼泪巴拉巴拉地落下来,将袖子掀起来给大家看,十分可怜。

  “你胡说什么,我才没有那个意思!”大夫人厉声呵斥。

  林震凌脸色十分难看,这家里都是些什么事情啊!

  “总之,都是你和寒烟搞出来的事情,明日上朝,我林震凌的面子往哪儿搁,来人,将四小姐拖下去,罚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,父亲,女儿有话要说。”林夕打断了他。

  “你还想说什么,好好的待在你的院子里面不好?非要出来捣乱!”林震凌当然不会心疼这个女儿了,懦弱卑微,毫无用处。

  “父亲,今日之事,京城达官贵人们都看见了,若是您惩罚了女儿,传出去了,对您的名声也不好了,他们会议论你是非不分的。不过,女儿已经知道错了,以后定不会给父亲添麻烦,女儿自己回去禁足在院子,哪儿也不去。”

  林震凌想了想,好像林夕说得有理,今日很多人看见都是林寒烟不对,若他处置了林夕,传出去肯定会惹来非议的。

  “老爷,不能听她的话!凭什么寒烟受了罚,她却只是禁足!”大夫人立马跳出来反对。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即可继续阅读,还有更多好文等你“翻牌”!

狂看书坊

猜你喜欢

编辑推荐

相关内容

推荐阅读

展开更多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