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休闲娱乐 > 动漫小说 > 正文

都市最强仙帝全集完整版 热门玄幻小说推荐

[作者:iabfpa]
2020-06-03 15:20

  江省,开往海城市的高铁呼啸而过,某一刻,突然哐当一声,列车顿了一下,片刻后才重新启动。

  随着这一下震荡,叶尘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眼里还带着几分不解和茫然,在四周打量了几眼之后,便皱起了眉头。

  虽然表情没有太大变化,但叶尘此刻心里,已经是一片惊涛骇浪。

  “这不是我23岁,离开家去海城白家结婚时的高铁么?”

  上一刻,他才从最后一道雷火劫中存活下来,看到了创世神光,但下一刻,竟然重生回到了地球。

  而在他到了海城之后,便会落入白家设下的陷阱,被自己曾经痴爱过的白小萱背叛,被白小萱那个姘头,富二代李越泽,设计坑害,最终落得一个有家难回,流落街头的下场。

  要不是最后无意间得到一本秘籍,走入修真之途,他恐怕早已是街头的一具寒尸了。

  想到这里,叶尘冷笑了一声,“一万年时间,转眼过去,在仙界一手遮天的无上仙帝,竟然还会回到这里,不过既然我回来了,那些曾经的恩怨,就一一回报各位吧。”

  叶尘眼里寒光一闪即逝,深邃的眼眸里恍若蕴含诸天星辰。

  他闭上眼睛,神识内观,但下一刻,他便是微微的抿了一下嘴。

  仙元灵气完全消失无踪,自己的身体,已经完全恢复到了23岁那一年的状态。

  “看来又要一世重修,不过也好,这一次,我必将逍遥洒落于天地,不留半分心魔在人间,定要参悟创世神光,开创一个新世界出来。”叶尘收回神识,心里暗道。

  而就在此时,车厢里突然响起了广播播音,“本次列车上是否有医生,有位老人突发疾病,请速速前来一号车厢,商务座区。”

  叶尘只是略微一动念,紧接着便又收了心,他修行千年,这些地球上的疾病,对他而言自然是手到擒来的小事。

  甚至生死对他来说,也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,他在仙界这千年时光,死在他手里的,已经是不计其数,可以说他的仙帝位,便是尸山血海堆积起来的,所以这种事,他自然不打算管。

  但紧接着,广播播音再次响起,“老者家人说,如能治好,家属将拿出三百万人民币来报答医生。”

  叶尘撇撇嘴,心中暗想“三百万,还真不是小数目,看来是大户人家出行。”

  又仔细回想片刻,他终于想起,当年自己确实听到过这个声音,不过当时心心念念都是白小萱,满心都被要和白小萱结婚的喜悦充斥着,根本没有在意过其余任何事。

  车厢里的人听到三百万的数目,也都是议论纷纷,大多数人都露出了贪婪神色,不过他们不是医生,自然也知道这钱拿不到。

  而就在此时,叶尘却突然闻到了一股清淡幽香。

  这股幽香,并不是普通的香水味道,而是似兰非兰,似梅非梅的一种香气。

  冰霁兰!

  叶尘一瞬间反应了过来,这冰霁兰虽是凡品灵草,但可以用来炼制一味紫云丹,此丹是筑基必备的一味丹药,而对于目前自己这种身体状况,紫云丹足可以让自己灵气恢复少许!

  而虽然只是少许灵气,叶尘也有自信,足以纵横世界。

  想到这里,叶尘还是站了起来,打算去商务车厢看一看。

  在穿过各个车厢的时候,叶尘注意到,有不少人,都在向着商务车厢走,看他们的气质,都透露着一些文质彬彬的儒雅气质,应该都是一些医生。

  甚至还有两个头发全白,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的老头儿,也在向着前方赶,生怕屈于人后。

  叶尘也跟着这些人向前走,但有一个中年人看到他之后,嘴里嘟囔了一句“这么点的毛头孩子,凑什么热闹?想钱想疯了吧?”

  叶尘没搭理他,很快便走到了商务车厢外面。

  此时外面已经围了十多个医生,整个车厢里,只有两个人,站着的是一名年轻女子,而躺在地板上的,是一个老者。

  “我是海城张家的传人张建南,见过各位了。”

  此时,外面的人群里,那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拱手跟众人打了个招呼,这老头面带傲然,虽是打招呼,但话里话外的意思,都是在说,这儿有我就够了,你们回去吧。

  其他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  “海城张家,前朝的御医传承,张建南更是当今张家家主的亲弟弟,张老爷子名满天下,据说只要有一口气在,老爷子就能吊上来。”

  “看来这三百万和我们没关系了,张老爷子在这儿,其他人哪有出手的机会。”

  “你看那边还有个毛头小子,不知道天高地厚,让张老爷子给他开开眼。”

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大都是在捧张建南。

  而张建南脸上更是傲气十足,听着四周吹捧他的话,脸有得色。

  呵呵一笑,张建南不慌不忙的向前走了几步,开口说道:“小姑娘不要急,老朽在这儿,阎王爷也收不走老爷子,放心便是了。”

  回头看了一眼众医生,张建南突然把目光集中到了叶尘身上,招招手,开口道:“小辈,你过来,帮我打打下手。”

  叶尘一愣,转而苦笑,他早已经看了出来,这张建南爱慕虚荣,此时叫他过去,也无非是觉得他年纪小,辈分低,好欺负。

  “算了,我没有给人打下手的习惯。”叶尘摇头拒绝道,他此时已经确定,冰霁兰就在那女子身上,所以目光一直都集中在女子身上,对于张建南,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。

  张建南没有想到,自己提出的要求居然会被拒绝,而且这小辈说话的时候,眼神都不看自己,竟然是在无视自己,不由大怒。

  “小辈,你错过了什么你知道吗?”张建南指着叶尘怒道。

  叶尘随口回答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张建南指着叶尘,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你错过了老夫的提点,也错过了结交老夫的机会!你可知道,这海城有多少人想要结交老夫而不可得,你如今有这机会,却不珍惜!你要知道,老夫只需要一句话,便能让你在医学界少奋斗十年!”

  叶尘这才把目光从女子身上移开,淡淡的扫了张建南一眼,开口道:“指点我?你还不配!”

  这话一出口,顿时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,四周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叶尘。

  这小子岂止是不知道天高地厚,恐怕他是死期要到啊,竟然敢说张老爷子不配指点他!他以为他是谁?

  张建南面色顿时涨红,怒声道:“小辈,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?现在老夫给你个机会,你跪着跟我道个歉,好好配合我,把这位老爷子治好,我可以既往不咎,否则……”

  周围的人都是暗自点头,心想张建南老爷子真是宅心仁厚,竟然这么容易就饶了这小子,若是换成自己,恐怕当场就得让他脱层皮,光是老爷子这份心态定力,就是常人达不到的境界。

  而就在此时,那女子却皱眉开口道:“好了,张先生,还请您尽快医治我爷爷吧。”

  张建南恨恨的瞪了叶尘一眼,再次开口道:“还不过来跪着道歉?若是我出手开始医治,你便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叶尘皱皱眉,开口道:“本事不大,口气倒是不小,这病,你治不了。”

  他早已看出,地上那老爷子,根本不是因为疾病晕倒的,而是因为气行不畅,周天不满,旧伤复发,所以才突然昏迷。

  张建南冷哼一声,说道:“区区小辈,竟敢小瞧我,从今往后,你,以及你的家人朋友,将不会在海城得到任何医生的救治!我张建南言出必行!我海城张家,不可辱!”

  说完,张建南便转身到了老者面前,开口说道:“小女娃,你如何称呼?你说的三百万酬金,是真的么?”

  女子开口说道:“我叫沈梦月,我爷爷叫沈天明,三百万不算什么,您如果能治好我爷爷,会立刻有人转账给你。”

  张建南一听沈天明这个名字,顿时脸上露出一丝惊讶,连忙拱手尊敬道:“原来是江省沈家的人,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您,我一直都想去省里拜会您家里,只是机缘不巧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。”

  “张先生。”沈梦月对张建南前倨后恭的样子并无好感,再次开口道,“烦请动作快些,我爷爷的身体可开不得玩笑。”

  “沈小姐,我这就来。”张建南点头如捣蒜,张家或许在海城是一条巨龙,但和江省霸主沈家比起来,顶多算得上是粗一点的泥鳅而已。

  他的态度也是一改之前的狂傲,变得有些谄媚,对沈梦月,也不敢再没遮拦的乱叫,连忙蹲到了沈天明旁边。

  若是能够趁机卖好,抱上这样一条粗腿,那从此张家的飞黄腾达还不是指日可待?

  带着激动的情绪,张建南缓缓地将手搭在沈天明的脉上。

  很快,五分钟过去……

  “张先生,我爷爷到底怎么样了?”沈梦月眼见张建南一言不发,不由得焦急地开口问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张建南神色郑重地回答,“沈小姐,恕老夫直言,沈老先生的身体实在太过虚弱……”

  剩下的话他顿了顿,没有说出口,但沈梦月显然已经理解了话里的意思,不由得眼前一黑,口中喃喃道;“不,不会的,爷爷他一生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,怎么会倒在这种地方?!”

  说着,她美眸扫向其他闻讯而来的医生,但眼见张建南都这样说了,其他医生哪还敢上来献丑,都忙不迭地躲闪着沈梦月的眼神。

  而见到其他人都不敢上前,张建南心里一喜,这不是更能显得自己医术高超么?于是开口道:“还好今天我有幸能和老爷子坐同一辆车,我还有一门祖传的针法没有使出来,若不然,老爷子恐怕真的危险了。”

  说罢,张建南深吸一口气,拿出了祖传的续命银针,这是当年张家先祖在宫廷当中担任御医时被御赐的宝物,若不是遇上贵人,轻易不肯使用。

  如今为了治疗沈老爷子,张建南也是豁出去了,他出手快如闪电,瞬间就将银针刺入几个穴道。

  刹那间,沈天明的脸色就红润了起来。

  周围的人顿时大惊,有人夸赞道:“不愧是海城张家的传人,这一手医术,绝对称得上是妙手回春,活死人肉白骨啊!”

  沈梦月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,面上露出了喜色。只有叶尘斜斜的靠在车厢上,不屑的笑了笑。

  张建南注意力一直都在他身上,见叶尘笑,不由心里大怒,开口道:“无知小辈,你笑什么!如今见到老夫医术,你居然还能笑出来?”

  叶尘摇摇头,说道:“米粒之珠,你未曾见过皓月光芒啊!”

  随后,叶尘手斜斜向着沈天明一指,嘴里念道:“血!”

  而随着这“血”字一出口,沈天明顿时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!紧接着,老爷子的脸色便迅速的灰败了下去。

  张建南眼看着沈天明的血喷了出来,一瞬间手足无措,面如死灰,若是自己害死了沈老爷子,恐怕他就是想留下一具全尸都难!不由喃喃道:“这,这怎么可能!”

  而就在此时,张建南却突然脑中灵机一闪,指着叶尘道:“你这小辈,竟敢使邪术来坑害老爷子!”

 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,要把这盆脏水,泼在叶尘身上,这小辈一看就是什么没本事没后台的人,而且还敢对自己不敬,今天活该他倒霉!

  其他围观的人,一听张建南这话,顿时反应了过来,叶尘周围的人,瞬间都往后退了几步,叶尘边上一下子空出来一片地方。

  “这小子竟然还会邪术!”

  “张老爷子毕竟只是个医生,和这种邪恶的江湖术士,没法斗吧?”

  有张建南领头,其他医生也纷纷开口,言语之中满是惧怕厌恶之意。

  沈梦月也是脸色犹豫,看向张建南,问道:“张先生,我爷爷现在怎么办?”

  张建南叹息一声,说道:“沈小姐,我毕竟只是个医生,确实没有办法对治这种邪法,还请您见谅,我也没想到,今日在车上,竟然会遇到这种邪恶之徒。”

  沈梦月听了他的话,不由得一颗心往下沉,但她看着叶尘那张略带稚气的脸颊,和那深邃明亮的眼睛,心里却有点不相信,他会做出这样的事。

 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沈梦月开口问叶尘道:“这位先生,我爷爷这样,真是你做的么?”

  叶尘眉毛一扬,冷淡开口道:“你若信他,何必问我。”

  沈梦月被他噎了这一下,不禁心中暗恼,这人怎么好似完全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他,自己好心让他解释,他却一点都听不出来。

  但她还是压了压怒火,继续开口道:“那先生,请问您能治疗我爷爷么?如能治好,有什么条件,您可以提。”

  张建南在一边插嘴道:“他只会害人,怎么可能会救人。”

  叶尘本不想搭理他,但见他如同苍蝇一般,一直在惹人厌烦,心里也起了一丝火气,冷声道:“若我治好呢?你将如何!”

  张建南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若你能治好沈老爷子,我自断右手,从此不再行医!若你治不好呢?你又如何?”

  叶尘扫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天下,没有我叶尘治不了的病。”

  然后才转头看向沈梦月,说道:“我可以救他,但是我要的价格可不低。”

  沈梦月虽然也不信叶尘能治好,但还是开口道:“只要能治好我爷爷,条件随便先生你开。”

  叶尘的目光,顺着沈梦月的脸颊,逐渐下移,最终落在了她的胸前。

  看到叶尘的目光如此直白,沈梦月不禁心中羞恼,而就在她暗想,若是叶尘提出要自己身子,是否答应他的同时,却听叶尘继续开口道:“我要你的吊坠。”

  想要吊坠?沈梦月会给么?

  出手治病?真能顺利解决?

  仙帝重生?这一世会如何不同?

  继续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,回复书名“都市最强仙帝”,即可继续阅读。

查查吧
查查吧

阅读全文

猜你喜欢

编辑推荐

相关内容

推荐阅读

展开更多
X